倪萍离开央视十年的回归之路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5-21 08:12

  传媒内参导读:“好事来了她还预先打个招呼,不好的事咣当一下就砸你头上了,从来不会提前通知你!能人越砸越结实,不能的人一下子就被砸倒了。”这是倪萍在2010年出版的《姥姥语录》中的一段话。近日,倪萍做客《朗读者》,重新读起这段文字,站在台上,声泪俱下。这段文字正是倪萍从2004年离开央视至2014年回归这十年间的人生心得。  

  来源:传媒独家(ID:cmdujia) 

文/夕缶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好事来了她还预先打个招呼,不好的事咣当一下就砸你头上了,从来不会提前通知你!能人越砸越结实,不能的人一下子就被砸倒了。”这是倪萍在2010年出版的《姥姥语录》中的一段话。近日,倪萍做客《朗读者》,重新读起这段文字,站在台上,声泪俱下。这段文字正是倪萍从2004年离开央视至2014年回归这十年间的人生心得。  

自1991年起主持过13届春晚、100余期《综艺大观》,倪萍当年“红”的程度可以说远超现在任何一位一线主持人。2004年,倪萍最后一次主持了央视春晚,同年便辞去了央视主持人的职务。之后的十年倪萍将三分之一的精力用于工作,剩下的精力一心扑在带子求医的路上……直到2014年,伴随着一档寻亲节目《等着我》重回央视,也重新回到了观众的视线。  

  离开,实非所愿 

  1999年的春晚,全国观众在电视上看到的依旧是那个他们熟悉的洋溢着满脸喜气的主持人倪萍,而那一年的春晚对于倪萍自己来说却是五味杂陈,强忍欢笑。本来该是最开心的一年,39岁的高龄产妇倪萍在那年生下了儿子虎子,当然也就是在那年春晚即将播出的前两个月,虎子被确诊为患有先天性白内障,可能会失明,从此倪萍踏上了漫长的求医之路。  

  白天跑医院,晚上则会失眠,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一根接一根地抽烟,点了灭,灭了再点上。这样的生活压力让倪萍的外貌很快有了变化,中年发福,急剧衰老,看着身边一批批年轻优秀的主持人,倪萍的压力到了极点。 

  她说,“当我发现上百件旗袍没有一件我能穿得上的时候,我就感觉自己不能继续站在这个岗位上了。”在任何岗位上,当你只能原地踏步不能进步的时候,紧接着就一定是后退了,还不如尽早选择离开去做一些有可能做得更好的事情。“而且如今又有那么多的后起之秀,我感觉站在那儿我挡着他们了,也算是激流勇退吧!”  

  倪萍对自己的评价是“一个内心十分有数的人”。“其实后来所有年轻主持人都是我的压力,不是因为他们年轻,而是他们的文化,这是我怎么努力也做不到的。即使后半夜不睡,即使打死,我也比不上白岩松、敬一丹。  

  所以,清楚这个之后,在这种压力下,我选择了离开,选择了做一个逃兵。我也知道,一个40多岁的女人重新选择职业,面临的也许是失败,但我知道,如果不选择,我就会变成一个拎着菜篮子上班的老太太。” 

  不得不提的《姥姥语录》 

  倪萍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她是和姥姥一起长大的,直到倪萍成家生子也始终没有离开过姥姥,一起生活了近五十年,姥姥是对倪萍一生影响最深的人。经常去倪萍家串门看望姥姥的白岩松说:“倪姐,写写姥姥吧!我们需要姥姥的精神。”  

  “天黑了就是遇上挡不住的大难了,你就得认命。人命不是撂下(放弃),是咬着牙挺着,挺到天亮。天亮就是给你的希望了,你就赶紧起来去往前走,有多大的劲儿往前走多远,老天会帮你。别在黑夜里耗着,把神儿都耗尽了,天亮就没劲儿了。” 

  “有好事想着别人,别人就老想着你。你有了好事不想着别人,只顾着自己,最后你就只剩一个人了,一个人就没有来往了。一个人一辈子的好事是有限的,使就使完了,人多好事就多。” 

  《姥姥语录》的语言风格都是这样平实质朴,这些白话里蕴藏着老人用一生活出来的智慧和哲学。倪萍说,出版《姥姥语录》是姥姥生前就和她说定的,虽然做了一番思想工作,姥姥还是觉得丢人,“等我死了再写吧,反正丢人我也不知道了。光着腚推磨,转着圈丢人,你自己丢去吧,反正你脸皮也厚。”2008年,活了99岁的姥姥走了,倪萍动手写了起来。  

  2010年,倪萍凭借《姥姥语录》获得了2010年的冰心散文奖,也凭借《姥姥语录》支撑着倪萍走过了难熬的求医之路,终于孩子康复了。 

  十年,从天黑到天亮 

  “我很怕医生突然出来把我叫道走廊上,因为一起看病的一个日本孩子的母亲就是这样被告知没救了,孩子的母亲当时就崩溃了。”“我的视线一刻也不敢离开,紧紧地盯着,当医生远远地冲我做了一个ok的手势,我瞬间瘫掉了。”医生说,等结婚的时候再来复查就可以了,我告诉儿子:“60岁再结婚吧,妈妈不想再来复查了。” 

  带孩子到美国看病,中间还要回到国内拍戏跑通告赚钱,这是倪萍人生最低落的一段时间,她后来的腰伤、腿伤也是那时候在冰水中拍戏落下的。 

  “现在哪个明星不整容?连我这样的都打针。”去年的一年级,倪萍火了一把。当天倪萍与《一年级》的学生们辩论整容的话题,直接向她发问:“你整容没有?”这名学生瞬间愣住,完全答不上话。倪萍表示她这么漂亮,肯定整了,当然没有大整。另一名女生马上表示:“老师,我没有整容!”倪萍直接指出:“你没整,所以你长得难看。” 

  倪萍说,我就说了一句打针就回来了,没想到火了好几个月。是啊,正是这句打针让观众们熟悉的倪萍又回来了。翻看倪萍的微博,她正在很努力地减肥,尽管晚上很饿的时候还是要喝一碗紫菜蛋花汤,她自嘲这就是减肥。倪萍公开表示过要瘦下来,年轻起来,要对得起观众。她正在逐渐兑现她的诺言,她的天也亮了起来。 

  归来,从主持人变为倾听者 

  “电视的魅力是巨大的,主持人又是巨大中的巨大,所以像张泉灵她们走了我都特别替他们可惜,还有小崔,这都是特别好的主持人,这个岗位不是每个人都有话语权的,在这个岗位上有人听你说话,你说出来大家觉得好听,不会忘记。我说一句话,可能很多年后你都会想起来,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事儿。我自己感谢我回来了,对生活有了新的理解,包括现在做的节目。” 

  在倪萍看来,央视的平台是莫大的光荣,是话语权的代表,重回央视是自己对生活从新的出发。 

  《等着我》是一档公益寻亲节目,“看节目的时候,就会感觉可能是我们太年轻,原来生活比我们想象的要有故事得多,很多我们没有经历过、没有看到过的灰暗东西都存在。这档节目是不是就在试图把这样的这种东西揭开给别人看,让大家知道生活本来的样子是什么呢?” 

  与其说是主持人,不如说倪萍在《等着我》中扮演了一个倾听者。倾听的是别人的故事,苦难、温暖、感动、幸福。倪萍说录节目的时候常常伴着泪水,是要换位地去理解坐在我对面的这个嘉宾的心理感受。 

  倪萍讲起节目中一个受访者的故事,“一个女孩都34岁了,因为她父亲的家庭暴力太凶残,我看到她的腿一直在抖。我喊她挨着我坐,试图把她腿摁住,我试图搂着她,但她就一直在抖。我说你爸爸无论如何不能到这来,她20多年没回家,她找她妈妈,她说我就担心我找到我妈妈时,她已经被打死了。 

  后来找到了他们,她爸爸早几年就出车祸瘫痪,已经打不动人了,可是这个小女孩还是一直在抖,我就很心疼她。我只能这么搂着她,感觉她手冰凉,叙述她爸爸打她,揪着头发,左手右手拿着斧头砍。” 

  倪萍觉得这个节目很适合她,“我对他们的理解绝对是除了我这个年龄的人不能比的。你年轻20岁,你告诉我什么是苦难?而我经常会说苦难真的是财富,是幸福。有人说我站着说话不腰疼,我说那是因为在苦难当中,你的眼睛是雪亮的,你看着每一个人都是闪闪发光的。 

  人生必定有苦难,哪有那么十全十美的,人的阅历就是通过一次一次的苦难这样成长起来的。人生阅历里面必定有苦难幸福快乐灾难,这才构成一个人的一生,你想躲也躲不过去。”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