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家公司连续跌停数直逼A股纪录 公募私募齐遭闷杀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18 09:30

摘要

【这两家公司连续跌停数直逼A股纪录 公募私募齐遭闷杀】与大盘指数的昂扬向上形成鲜明对照,ST信通与ST保千里这对二级市场的“难兄难弟”,被交易所特殊处理后,复牌以来便持续演绎“高空跳伞”的惊悚大片,携手下坠,势如蹦极。

   与大盘指数的昂扬向上形成鲜明对照,ST信通与ST保千里这对二级市场的“难兄难弟”,被交易所特殊处理后,复牌以来便持续演绎“高空跳伞”的惊悚大片,携手下坠,势如蹦极。

  目前,两家公司股价的连续跌停天数分别达到16天(午盘跌4.66%)和14天,已经直逼此前*ST众和创下的A股最长连续跌停纪录(连续18天跌停)。

  而背后数据显示,悲催踩雷的并非只有停牌前没能出逃的投资者,部分机构也半空接了飞刀,尽管因为接盘规模较小,浮亏金额也并不算大,但这些资金目前无一不处于深度套牢状态,两家公司的继续跌停,给这些机构资金同样割出了带血伤口。

  逆势连跌

  ST信通与ST保千里,毫无悬念地登上A股近来连跌天数最多的榜单前两位。

  2017年11月3日到11月30日,*ST众和曾以连续18个跌停,创出A股历史上最长跌停纪录。而从2018年1月18日盘面来看,ST信通已经在第16个跌停时被买盘“救起”,今日上午放出巨量,从以往规律来看,距离短期变盘或已经不远;但ST保千里依然在无量的一字跌停中蛰伏,即便14个一字跌停之后,股价反转迹象短期难见,能否“超越”*ST众和创出连续跌停新纪录,仍有待后续走势给出验证。

  ST信通与ST保千里,一家注册在东北,办公于北京;另一家注册于江苏,办公于深圳。两家公司相隔数千公里,为什么在“戴帽”和二级市场表现方面表现出“同病相怜”呢?

  生产经营活动受到严重影响成为两家公司的共同命运。

  对于ST信通来说,由于亿阳集团的债务危机,截至2017年底,ST信通被法院申请冻结的资金总额已经高达34.8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净资产比例为107%;实际冻结8.62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净资产比例为26.83%。此前ST信通还曾推进重组,但因亿阳集团的债权债务纠纷涉及到公司,ST信通在此过程中便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最终不得不宣布终止重组。

  ST保千里也同样面临流动性风险,公司上下游供应链均受到影响,原材料供给不足、客户订单不能正常承接;公司主要银行账户已被冻结,大量应收账款与预付账款目前未能收回,资金周转出现困难。由于公司经营状况恶化,订单大幅减少,人员不断流失,生产经营处在半停顿状况,且公司三个月内不能恢复正常生产经营。

  股价的持续下跌,投资者很无奈,后果很严重。

  最直接可见的,就是大股东的质押融资风险的显性化。

  其中,ST信通早在1月4日就表示,由于公司股票价格连续下跌,公司实际控制人邓伟的股权质押融资已经触碰警戒平仓线,实际控制人积极采取相关增信措施。

  而早在1月10日,ST保千里的股价也已逼近(或跌破)前十大股东中多位质押大户所质押上市公司股份的平仓线。由于这些大股东持有的ST保千里股份多数为公司借壳上市时的增发股份,尚未解禁;且已全部质押,无法补仓。

  机构入场

  值得注意的是,两家公司都有机构股东现身。以ST保千里为例,公司2017年三季报显示,多只基金和机构管理计划持有ST保千里,而且由于ST保千里在2017年四季度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处于停牌状态,且复牌后就直接连续跌停,因此2017年三季报所显示的持股机构没有逃命机会,只能全部被“闷杀”。

  不过,遭遇闷杀的并非只是先期的不幸儿。虽然股价遭遇持续棒杀,但两家公司都开始有机构席位入场抄底。短期来看,这些机构也不过是接了空中飞刀,短期皆被套严重。

  早在1月3日,ST保千里刚刚第三个跌停时,就有两个机构席位忍不住手痒,在跌停价位进行了买入操作。虽然买入金额不过区区7.99万元和5.82万元,但相比于两家机构8.91元的入手成本而言,这两笔资金已经出现了高达43%的浮亏,且浮亏比例有望继续扩大。

  就在1月11日ST保千里迎来股价第9个连续跌停之际,又有机构席位大胆买入15.39万元的股票,且这次登上了买入金额排名前5的营业部的首位。按照当日6.56元的价格计算,该席位买入2.35万股左右,不过,这笔资金目前也处于套牢状态。

  ST信通也同样获得了机构资金的青睐。1月4日,一笔4.36万元的机构专用席位资金在跌停价位买入ST信通,当日公司股价为8.48元,倘若这笔小资金此后没有进行卖出操作,那么已经浮亏了40%。

  实际上,这些买入的机构资金,短期实现卖出的可能性极小。

  一方面,由于公司股价连续跌停,买单稀少,对手盘不易出现;另一方面,这也不符合机构专用席位的操作风格。

  有基金人士对记者分析说,在交易公开信息中出现“机构专用”的,通常包括以下多种类型:基金专用席位、券商自营专用席位、社保专用席位、券商理财专用席位、保险机构专用席位、保险机构租用席位、QFII专用席位等机构投资者买卖证券的专用通道和席位。而倘若某只股票的交易公开信息中出现“机构席位”净买入,则往往代表着股价具有一定的上涨空间。“通常而言,机构的买卖操作不是短线炒作,更多的是看好股票的成长性或估值优势。”

  为什么这些机构资金勇于担纲“赏金猎人”呢?这与两家公司股票连续下跌之后,在基本面与投资价值的拉扯中,疑似开始出现力量反转有一定关系。以ST信通为例,上海市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吴立骏律师便认为,公司的局面并非极度绝望。从三季报的资产负债表来看,净资产还有30个亿,有能力应对目前披露出来的债务问题。虽然目前银行冻结了公司的账户,但是有相当一部分是违规担保后导致的后果,最终是承担部分还是全部的担保责任和义务还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另外,公司业务还是具备一定盈利能力的。

(原标题:这两家公司连续跌停数直逼A股纪录,公募私募齐遭闷杀,“赏金猎人”沦为猎物!)

(责任编辑:DF064)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