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19岁犯罪入狱 时隔5年元旦节再见80岁爷爷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12-31 21:41

12月29日下午6点过,天已经黑了。德阳市一个小镇,大约2米宽的街道上,一座3层小楼灯火通明。

一位中年妇女坐在屋内沙发上,一名50岁上下的男子拉着另一个年轻男子的手进屋了,不等中年妇女反应,年轻男子一把抓过她的胳膊,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妈妈,对不起,我错了。”三人哭作一团时,走进一名老人。“爷爷!”年轻男子哭喊着,老人看着孙子,用皱巴巴的手抹了一把皱巴巴的脸。

年轻男子张某,2012年,19岁的他因刑事犯罪而入狱,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目前已服刑5年多。因为在狱中表现良好,张某被选为这次广元监狱元旦离监探亲活动中的一名服刑人员,并于29日下午回到阔别5年的家中。

服刑5年后第一次回家后悔曾冲动犯错

“想想从前真是太可笑了。”

29日上午7点,天蒙蒙亮。一晚上辗转难眠的张父就起床了。为了接儿子,他前一天一大早就出了门,转了几次车,终于在当天下午三点到达目的地。而在马路对面百米远,与宾馆一街之隔的,就是他的儿子待了5年9个月的地方——广元监狱。

在民警的带领下,一行几个家属跨进了监狱大门。放置好给亲属带来的衣物,他们被安顿进一个会议室。

另一头,服刑人员也已在等待。按照流程,需要先开一场简短的“罪犯离监探亲大会”。张某就坐在会议室第一排等待。看到父亲,他急忙抬了抬屁股,小声的叫了声爸爸,又赶快坐下了,两人对望了两眼,便没有再多说话。

会议结束,父子俩终于拉住了彼此的手,没有多余的语言,张某从口袋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纸巾,抹了一把眼角。“走,爸爸带你回家。”换好妈妈准备的新衣服,感谢了监狱民警,父子俩拉着手,走出高墙大门。

从广元到德阳,200多公里的距离,小汽车要跑3个多小时。一路上,父子俩没有过多的说话。“我走的时候,这条高速路还没有。”张某说。“嚄,家里变化大的很,回去了带你转转。”张父答应着儿子。一路上,张母打了不下10个电话,催问儿子的行程。

下了高速拐个弯,进入一条不宽的乡道,小汽车在暮色中左拐右拐,距离张某的家越来越近。这条路,对他来说,陌生又熟悉。

他说,念完中学自己就没有再去学校了,每天和社会上的人混在一起。“那时候觉得像别人那样看上去很风光,现在想来,太可笑了。”狱中常常思念家人得知可离监探亲后几夜没睡好

对张某来说,监狱中的5年是重复而漫长的,每天两点一线,在监舍和车间之中来回。除了反思自己,他最常想念的就是亲人。“想也没办法啊,不是想到啥就能怎么样,我什么也不能做。”

新年前大约一周,管教民警告诉他这个好消息:“这次元旦离监探亲,你的申请被批准了。”听到消息后,张某几天没睡好,监舍的同改也开他玩笑,语气中透露着羡慕。

外公、外婆、爷爷、爸爸、妈妈、家乡的场景,这一切,在他的脑海中有的实在,有的模糊。回家的车上,他试图回忆起家乡的样子,但是怎么想,也没法在脑海中将那些过往的情景回忆起来。

“常常做梦,梦里好象都是曾经发生过的事,但又都模糊了。”他垂下眼脸,半晌没有说话。

在监狱中和家人的联络,主要通过电话,每一次通话,时间都仅有五分钟。“好像有很多事要告诉家人,但是每一次打电话也只能问候一下,问他们身体好不好,家里怎么样。”

他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在外婆家里,饭没有多做,于是外婆到镇子上又买回一些猪肝,张某现在都在回味那碗炒猪肝的味道。说不上是什么味道,但是太想再吃一回了。

感激这次能够提前尽孝未来要做家里的顶梁柱

5年零9个月了,张家夫妇在家数着日子过。张某是家中独子,三代单传,看到邻居、朋友一家其乐融融,二人心里总是五味杂陈。“哪个父母不是盼着孩子好,盼着这个家好,想他了也没有办法,只能想着。”张母红着眼睛,摇摇头。

张母说,是在张某入狱7天之后,她才知道消息。“我本来身体就不好,一直在吃药,儿子出事后,大家都瞒着我,那天我去跳舞,遇到儿子曾经的朋友,才知道真相,当时就晕过去了。”

刚进监狱的时候,张父曾给儿子写过一封信,这封信的内容,张某到现在还记得:“爸爸在信里说,别人家的娃娃20岁在干什么,你20岁又在干嘛?”

张某回家了,跪在父母面前,重复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对不起。他很难想象,入狱后,家里人是怎么过的。家里的支柱是父亲,在建筑工地上干活一个月大约能收入3000元。母亲在家开了一个小卖部,做点生意,顺便照顾老人。这次回家,他要好好的和家人说说话,再尽量了解一下外面的世界,为未来重新开始做准备。

广元监狱民警介绍,此次离监活动,是落实国家大安全观和司法部治本安全观的重大举措,让服刑人员感受到,在监狱好好改造,国家、社会、家庭也都不会放弃他。对于此次能够有机会离监探亲,张某也很激动。“我爷爷已经80岁了,能提前看看他,为他尽孝,我真的很感激。”

封面新闻记者戴竺芯摄影报道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