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火车上,他被美女的泡面泼了一身,结果没想到的是……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8-12 13:42

  第一章 我不是故意的 

  暮春的阳光很是温暖,透过积雨的乌云,斜洒在地面上,仿佛圣佛背后的万丈霞光,刺眼却很温馨。 

  夕阳下,一列开往云城的列车正在高速驰骋着,列车上,一名约摸二十来岁的少年正怔怔的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金黄色的阳光透过车窗,斜洒在少年略显苍白的清秀脸庞上,泛出如佛性一般的淡淡光辉,窗外的景色虽然生机盎然,可少年的脸上却有着几分淡淡的惆怅。 

  少年姓谭,名菊秋,对于这略显女性化的名字,少年虽然一直都有很大的抵触,可终归是身不由己,毕竟名字这玩意是不用经过自己允许,就能被上辈人定夺的。 

  谭菊秋也知道自己老子生平最惬意的事就是赏菊,而菊.花向来就有饱含沧桑的坚强斗士的象征,既然八月金秋菊满园,谭菊秋这名字正好应了老头子的喜好。 

  不过每次当老头子向谭菊秋解释这名字的象征意义时,谭菊秋都有点后怕,幸好自己是八月出生的,万一要是七月就真的杯具了。 

  这不同村那比自己早出生了一个月的家伙,小时候硬被伙伴们叫七月半,至少谭菊秋现在就记不得他的本名,倒是对七月半的称呼记忆犹新。 

  这次谭菊秋去云城并非是游山玩水,而是遵从父亲的指示去寻医问药,谭菊秋的父亲谭轩是个执迷的老中医,总认为万物相生相克,既有病因,终归就有破解之法,只是那破解之法还未找到而已。 

  为了不让父母失望,更为了能继续活下去,谭菊秋决定自己去云城闯闯,说不定还真能寻得什么偏方,一个不小心就将自己的病治好了,虽然这机率无异于大海捞针,但只要还有希望,就不能放弃不是么? 

  上次新闻不是还说,一个癌症患者不知道吃了什么偏方,最后竟然神奇的康复了,每次只要一想到这里,谭菊秋总是对生活充满了希望,说不定自己就是下一个上帝的宠儿,毕竟运气这种事,谁又能真的说得清呢? 

  一路上,谭菊秋不停的在思索接下来的打算,可是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会什么。 

  当然,如果不要脸也能算是一门特长的话,谭菊秋自认为还是有不少优势的。 

  假如脸皮也能当饭吃,谭菊秋自认为至少可以养活十万人,不对,十万人只是保守估计,而且还是三年前的保守估计。 

  火车眼看着就要到站了,可谭菊秋此时却有点闷闷不乐,倒不是漫长的车程有所劳累,而是他发现自己纯洁的心灵受伤了。 

  大家都说长途列车上是发生浪漫邂逅概率最高的地方,可自己都已经坐了三十来个小时了,车上的美女倒是不少,可硬是没人正眼看过自己,就更别提邂逅了。 

  这年头要想有浪漫邂逅,不外乎高富帅,谭菊秋自认为自己的硬件很齐全,至少这三大要素自己明显就占了两样,至于那所谓的富,都还没开始接触,别人又怎么知道自己没钱?这个也自然可以选择性的忽略不计。 

  所以,谭菊秋很快就得出了一条结论,车上这么多的女人都是眼瞎,不过本着不跟残疾人一般计较的传统美德,谭菊秋又摸了摸额前的刘海,决定还是继续看窗外的风景。 

  “哎哟,你眼睛……好漂亮!” 

  火车快要进站,减速时有些轻微震荡,可就是这一震荡,谭菊秋忽然感觉大腿猛的一痛,烫烫的,深入骨髓,情急之下,当即就张口准备为自己讨点公道。 

  可当谭菊秋回过头来时,又硬生生的把快要出口的“长裤裆里了”换成了“好漂亮”,脸上原本的愤怒也瞬间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张自认为很迷人的笑脸,只不过嘴角那笑容怎么看都有点抽搐的感觉。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说话的是个女人,此时正慌里慌张的掏出纸巾,一边将谭菊秋大腿上的泡面扫进手中的泡面桶,一边小心的道着歉。 

  女人约摸二十来岁,穿着淡黄色的紧身小外套,下身是浅灰色休闲裤,脚下则是一双雪白的休闲旅游鞋,个子高挑,身材曼妙,鹅脸蛋儿十分清秀,唯一有点缺陷的就是眼睛比较小。 

  只不过在谭菊秋眼里,小眼睛其实挺好的,原因很简单,只因为他也是小眼睛。 

  忽然,列车又是一抖,本就有点手忙脚乱的女人此时也很配合的随之一抖,手中的泡面桶更是再次倾斜。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女人变得更慌张了,也顾不得再拿纸巾,直接就用手开始为谭菊秋清理起大腿上的泡面来,乌黑的小眼睛里写满了不知所措。 

  等女人终于清理好之后,谭菊秋才有机会仔细打量起对方来,当看清对方的容颜时,心里忽然没来由的冒出一个疑惑来:难道这就是自己浪漫邂逅的开端么? 

  祸兮?福兮?同时而至? 

  不过,能有机会和美女搭讪,这一丢丢并不算祸的祸,完全可以直接忽略不计嘛,一想到这里,谭菊秋当即毫不在乎的站起身,抖了抖裤脚后,兴奋的说道:“没事,不知道我是否……” 

  “啊!” 

  还不待谭菊秋说完,列车终于发出了停站后的最后一次震荡,只是这最后一震,女人手中的泡面桶更是直接脱手而出,泼到了谭菊秋的胸口,而女人也是不由自主的扑到了谭菊秋的怀里。 

  闻着怀里传来的淡淡幽香,谭菊秋立时一怔,这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就连胸口的面汤都直接被忽略了过去,唯一感觉有些遗憾的是,这邂逅来得未免也太晚了吧。 

  目的地已经到了,继续享受这来之不易的温存自然不妥,谭菊秋只能郁闷的说道:“我得下车了,以后车靠站的时候记得注意点哦。” 

  女人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谭菊秋缓缓向车下走去,忽然,女人的嘴角微微上扬,没来由的就笑了,轻启朱唇说道:“谢谢。” 

  听着女人甜甜的嗓音,谭菊秋忽然有种不想下车的冲动,可耐不住身后其他旅客的推挤,最后还是不甘的被挤下了列车。 

  只不过在踏上站台的那一刹那,谭菊秋忽然觉得女人的那声“谢谢”有点不对劲,可具体是哪里不对劲,一时又说不上来,不过一想到身上残存的泡面,又只能苦恼的去找卫生间了。 

  把身上残存的污渍处理妥当后,谭菊秋又看了看老头子给自己的纸条,上面记载有一个地址,让自己到云城后,就去这地址找一个叫老田的人,他会帮自己提供不少帮助的。 

  只不过谭菊秋不明白的是,老头子为什么不直接一个电话过去,要对方来车站接自己多省事,硬要自己拿着个破地址像寻宝一样去找。 

  不过谭菊秋很快也想通了,既然来都已经来了,就不差找这点时间了。 

  一想到这里,谭菊秋便大踏步向车站外走去。 

  车站外,艳阳高照,和煦的阳光洒在身上熏人欲醉,谭菊秋走到马路边刚举起手想拦辆出租车,不过当眼睛瞟到手中纸条上写着的110路公交车时,又想到了口袋里不多的钞票,最后只能憋屈的顺势挥了挥,权当伸懒腰了。 

  还好公交站台还是比较好找,谭菊秋几乎没花什么力气就找到了。 

  “卧槽,半小时一趟。”看着站台的公交线路提示,谭菊秋立时就懵逼了。 

  不过谭菊秋天生就比较乐观,经过最初的震惊之后,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心里也开始暗暗嘀咕起来:半个小时算什么,自己初来乍到,正好可以先熟悉熟悉这陌生城市的风景。 

  既然已经打定主意,谭菊秋也不着急了,尤其当看到自己旁边站着的一个身影时,心里更是乐开了花,感觉先前果断选择坐公交的决定多么明智,眼神当即也不由自主的向旁边瞟去。 

  吴双本是云城雪吟艺术学院的新生,刚入校就凭借着宛若鸳啼的清脆歌喉,在众多的新生中脱颖而出,再加上凹凸有致的傲人身材,更是一举成为了新生中无可厚非的校花。 

  今天是新生入校的日子,因为先前耽误了不少时间,一看天色渐晚,吴双便匆匆的向学校赶去。 

  吴双不喜欢化妆,平时基本上都是素颜出门,今天也不例外。 

  简简单单的一身淡粉长裙,就将含苞欲放的身体点缀的淋淋尽致,一米七的高挑身材在人群中更是璀璨夺目,再配上精致脸颊上的清冷神色,更仿若遗世独立一般,无形中就令人心生只容远观,不容亵玩的念想。 

  倘若说先前列车上的黄衣少女是令人心动,那么吴双则是让人沉沦,即使抛开绝美的容颜,也依旧如此。不管是那带有书卷味的精炼气质,还是那洋溢着青春气息的文静气场,都有着令人心生臣服的魅力和气势。 

  “极.品啊!一定要与她来一场浪漫邂逅,然后再一起吃个饭,看场电影,顺便探讨探讨生人,呸,是人生。”看着身旁的靓丽身影,谭菊秋当即就兴奋的有些难以自制了,心里也开始不断的大声吼叫起来。 

  第二章 咸猪手 

  一路走来,感觉到路人或惊讶,或迷恋的眼光,吴双却没有任何得意,依然宛若不知般泰然处之,平时被人瞩目惯了的她也早已经习以为常。 

  可当吴双刚踏上公交站台等车时,却忽然感觉有点不自在了,原因无他,只因为旁边的那双眼睛着实让她有点不安。 

  按理说被人多注视几眼,吴双本应该早已习惯才是,可旁边这眼神未免也太火热了吧,如果说只是火热那还倒没什么,可吴双怎么都觉得那火热里竟然还带着说不清的意味,更关键的是那眼神的主人也太那个了吧。 

  谭菊秋此时可不知道旁边的美女正在想什么,尤其当对方看过来的时候,为了能在美女心里留一个潇洒的好印象,更是满面春风的甩了甩并不长的刘海。 

  只可惜事与愿违,谭菊秋甩过去的头还没扭回来,一根金黄色的泡面却径直向美女飞去,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美女此时忽然走下了站台,并没有被泡面甩中。 

  刚转回头,谭菊秋却意外的发现一辆公交车正准备缓缓靠站了,尤其是公交车上那110几个大字,在夕阳余晖的渲染下更是熠熠生辉。 

  谭菊秋忽然感觉很委屈,心里也不禁暗骂公交车发车不守时,不是说好半个小时一趟吗?可自己才等了不到三分钟它竟然就来了,这不是欺骗乘客又是什么? 

  不过当看到先前旁边的美女也在看110路车时,谭菊秋心里才略微好受了一些,又赶紧从身上开始找乘车的零钱。 

  可当手刚伸进衣服口袋的那一瞬间,谭菊秋立时又懵逼了。 

  忽然,谭菊秋脑海里又浮现出一张精致的鹅脸蛋来,此时也终于明白那女人口中的“谢谢”二字是什么意思了,感情自己的全部家当都为那所谓的邂逅买单了啊,最主要连个扣扣和微信都不曾留下。 

  直到将所有口袋都摸了一遍之后,谭菊秋才心有不甘的肯定自己现在确实是身无分文了,尤其当看到公交车终于缓缓在站台前停了下来时,谭菊秋才真的有点慌了。 

  只不过小眼睛滴溜溜一转后,谭菊秋立时又得意的笑了起来,这可是机会啊,光明正大与美女邂逅的机会。 

  虽然急着去学校,但吴双此时却并没有与其他上车的人一起往车上挤,向来有着轻微洁癖的她很自然的站到了人群的最后面。 

  不过当发现先前让自己不自在的那眼神,此时变得更加火热起来时,吴双又不禁轻轻蹙了蹙眉头,只想快点上车。 

  “美女,不知道能不能……大哥,你的好意兄弟我心领了,不过公交车费只要两块钱就够了。” 

  就在谭菊秋准备冠冕堂皇的向身前美女借两块钱,用来做公交车费的时候,却忽然看到一个穿着很潮的大哥,将一个大铁碗伸到了自己身前,嘴里还嘟嘟囔囔的说着什么。 

  谭菊秋立时眼睛一亮,当即就毫无犹豫的从铁碗里拿了两块钱,并一个箭步蹿上了即将关门的公交车。 

  谭菊秋向来都认为自己是个有原则的男人,既然得到了别人的帮助,又怎么能连招呼都不打一个呢?于是,上车后,又赶紧将头伸到了窗外,大声致谢起来。 

  “真的是够了。”吴双此时也有点目瞪口呆的看着身后的男人,心里不禁暗暗嘀咕道:世上无耻的人多了去,可这样无耻的奇葩还真不多见。 

  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不认识谭菊秋,吴双又赶紧将头撇了过去。 

  车上的人比较多,谭菊秋和吴双是最后上车的,很自然的就被挤到了一起,这又让谭菊秋暗暗惊喜不已,张开双手抓住了公交车过道两侧的吊环后,又开始近距离观察起身前的美女来。 

  谭菊秋很满意对方的高挑身材,竟然只比自己矮一点点,精致的瓜子脸宛若鬼斧劈砍过一般,不带丝毫瑕疵,尤其是眼角那颗若有若无的泪痣,更是栩栩如生,为整张近乎完美的面庞更添了几分焦点。 

  公交车不急不缓的奔驰着,而谭菊秋就像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一般,仔细的打量着身前的玉人,眼神清澈透亮,宛若被九天外的无根之水洗涤过一般,不带任何杂质。 

  忽然,公交车减速了,吴双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靠了靠,当感觉撞到了一个宽广的胸膛时,又条件反射的回头一看,只不过这一看,却正好迎上了谭菊秋一直都未曾移开过的视线。 

  “没事吧。”闻着美女发梢上淡淡的幽香,谭菊秋不由得有些心猿意马了,不过当看到对方的眼睛时,立时就感觉心脏有些超负荷了,当即只能尴尬的笑了笑。 

  谭菊秋之所以尴尬,并不是说他性格腼腆,而是最近几年时间他一直都在家里养病,这期间也没有认识新的朋友,现在能有机会主动和新朋友说话,他自然有些激动,尤其对方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女,心跳加速也是在所难免的。 

  吴双并没有说话,只是微微摇了摇头,又将头扭了过去。 

  可是吴双才刚扭回头,却忽然感觉身子被一只大手拦腰抱住了,刚想发怒呵斥,又感觉一个脑袋靠到了自己的肩膀上,对方温热的鼻息更是让吴双身子一僵。 

  “咸猪手?”这是吴双的第一反应,可刚想挣开对方的魔爪,耳边却传来一个深沉的声音:“别动。” 

  身音虽然很有磁性,也有着几分让人无法抗拒的悸动,可向来自恃高冷的吴双又岂会轻易任人摆布? 

  现在可是光天化日,吴双可不担心对方还敢强迫自己做什么出格的事,当即秀眉微蹙,冷冷呵斥道:“放手!” 

  谭菊秋闻言不由一怔,尤其当看到周围那一双双仿佛要吃人的眼睛后,更是觉得有些委屈,自己只不过是诚心想帮一下美女而已,可他们这么激动干嘛? 

  因为还没上车之前,谭菊秋的注意力就一直放在吴双身上,上车后两人站的更近了,谭菊秋更是得意的仔细观察起吴双来,毕竟欣赏完美事物是所有人的天性,谭菊秋根本没有半点不好意思。 

  可就在刚才公交车忽然减速的那一刹那,吴双身不由己的往谭菊秋怀里靠了靠,而另一只手却借着拥挤的人群掩饰,悄悄伸向了吴双腰间的肩包,别人也许没注意到那只罪恶之手,可一直关注着吴双的谭菊秋却敏锐的捕捉到了。 

  一想到车上竟然有扒手,谭菊秋脑海里又不禁想起了自己丢失的钱包,更是觉得那肮脏之手有点不可饶恕,更何况他伸向的目标还是自己暗自欣赏的女神,此时就算叔叔能忍,婶婶也不能忍了。 

  更何况谭菊秋还一直自诩是社会的五好青年,危急时刻,他觉得自己有责任避免这场悲剧的发生,可一看到对方那仿佛猩猩般的壮硕身材时,武力值几乎为零的谭菊秋又不得不把到嘴边的“抓小偷”咽了回去。 

  可吴双又是自己还想进一步认识的女神,谭菊秋自然不甘心看她遭了黑手,眼珠一转就得意的笑了,刚才她不是还靠到自己怀里了么,自己完全可以依葫芦画瓢啊。 

  于是乎,就在那只黑手快要碰到吴双的肩包时,谭菊秋后发先至的伸手搂住了吴双的纤腰,甚至还刻意往自己身边带了带。 

  在谭菊秋原本的想象中,不知情的人会以为自己和美女是恋人,并不会有什么麻烦。 

  一想到这里,谭菊秋又不禁为自己的机智庆幸不已,这完全是一举两得嘛,既可以让美女避免意外之灾,自己又能和对方更近距离的接触,这又何乐而不为呢? 

  不过为了避免美女误会自己的高大壮举,谭菊秋更是将头凑了过去,委婉的表示自己并非恶意。 

  只不过事情并没有按照谭菊秋原本的设定发展,也不知道到底是他刚才说的太含蓄,还是高估了身前美女的智商,总之,谭菊秋成功的吸引了广大男屌丝的愤怒。 

  “咳咳,宝贝,别闹,先前是我错了,别生气了好不好?”为了杜绝别人那要吃人的眼光,谭菊秋此时只能继续硬着头皮为自己打圆场,眼睛更是特意朝吴双眨了眨。 

  谭菊秋现在也是有苦自知,现在不跑个龙套根本不行啊,先不说别人会误认为自己是色狼,进而影响自己在外人心中的高大上形象,再说那扒手也明显并不是什么好鸟啊! 

  如果让扒手知道自己是在多管闲事,那后果太美,对于武力值趋近于零的谭菊秋来说,根本不敢想象。 

  扒手的长相本就足够震撼了,再说谁知道车上他还有多少帮凶?谭菊秋可不会傻傻的认为对方是孤身出来闯江湖的。 

  如果说自己因为英雄救美,结果却惨遭扒手蹂躏的话,这结局绝不是谭菊秋想看到的,因此,他只能继续隐晦的解释,希望吴双能突然开窍,避免悲剧的发生。 

  “早上起床没刷牙吧,请你说话放尊重点,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如果你再来骚扰我的话,我不介意报警的。” 

  吴双还从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人,光天化日之下不仅伸了咸猪手,还敢舔着脸来攀关系,当真以为自己好欺负么? 

  第三章 走错地方了? 

  一气之下,吴双不仅甩开了谭菊秋的手,向来有着轻微洁癖的她,更是主动朝前挤了挤,铁了心要离这种人远一点。 

  事实证明,世上还是好人比较多的,车上虽然有些拥挤,可大家还是纷纷侧身,尽量让吴双往车厢里面走了过去,毕竟谁也不忍心看一朵鲜花糟蹋在一只臭咸猪手下。 

  不过凡事都有特例,这不,靠近窗户的一老头子立时叹息的摇了摇头,眼神有些无奈的看向谭菊秋,先前因为角度关系,他也是看到了伸向美女肩包的那只罪恶之手,自然也知道谭菊秋其实是在做好事,可结果却被大家误会了。 

  老头子虽然很想出面澄清谭菊秋的委屈,不过当看到扒手那凶神恶煞的样子时,他又昧着良心将话咽回了肚子。 

  开玩笑,要他一个老头子出面说清事实的真相,他自认为没有那个魄力,最多只能在心里替身边的少年鸣不平。 

  “哎,宝贝,我都认错了,你还是不愿意原谅我吗?”虽然善意的谎言被吴双无情的戳破了,可当谭菊秋看到扒手那不善的眼神时,当即又不甘的吼了一句,身体更是不由自主的也向后面挤去。 

  并不是说谭菊秋真的想继续厚着脸皮追上去,而是扒手就在身前,他可不敢保证对方不会忽然给自己来一下阴的,自己身体本来就不好,可禁不起折腾啊。 

  “小子,你敢再无耻一点吗?那美女都不计较你先前的冒犯了,你还想怎样?你若再想胡来,就算美女修养好愿意忍,可我却是不能忍了。”扒手立时挽了挽衣袖,开始大义凛然的教训起谭菊秋来。 

  “这位大哥,大家各自的心思自己知道就行,没必要撕破脸。”事已至此,谭菊秋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他可不相信对方敢在车上乱来,更关键的是他还没跟美女解释清楚啊,万一被她打下色狼的标签怎么办?现在不解释清楚,以后万一再见面就更加没法解释了。 

  “你倒是说说知道什么?司机,停车,我要把这色狼扔下去,别人怕他,我牛二可不怕,我就喜欢对这种自认为有能力的人出手。”扒手一边义愤填膺的大吼着,一边就是顺手一推,立时将谭菊秋推得踉跄后退起来。 

  幸好谭菊秋一直就注意着扒手,看到对方大手推来,赶紧身子一扭,只可惜车厢太小,还是被对方推得后退了好几步,不过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谭菊秋也只能不甘的沉默了下来。 

  扒手见谭菊秋不说话了,立时变得更加嚣张起来,走到司机面前强行要求靠边。 

  司机又如何不知道自称叫牛二的家伙是扒手,而且在云城这一带是出了名的地痞恶霸,不过人的名树的影,不管是牛二凶残的名声,还是狠辣的手段,都足以威慑住云城不少平民百姓了,一想到这里,司机只能默不作声的将车靠边停了下来。 

  不过司机也不想车上这无辜的少年吃太多亏,因此,在车还没有彻底停稳之前便将车门打开了,自己能做的只有这么多,至于对方够不够机灵,会不会抢先下车?就不是他能左右的了。 

  先前被扒手一推,谭菊秋本就退到了车门附近,此时看着不修理自己就誓不罢休的牛二,哪里还敢继续呆在车上,在确定下车不会有危险后,立时就一个箭步蹿了下去。 

  看着再次缓缓启动的公交车,谭菊秋又不禁暗暗庆幸对方没有追下车来,不过当想起那美女还在车上后,又赶紧追了上去,并顺手拍了拍自己的腰间,只能希望她最后会反应过来。 

  整件事情都是因自己而起,吴双自然是看到下车后还追着车跑了一段距离的少年,尤其当看到对方拍了拍腰间时,吴双又若有所思的开始沉思起来。 

  吴双也自然不是什么死脑筋,先前也只是被少年的冒昧震惊到了而已,此时一冷静下来,当即就意识到自己也许是误会了什么,只不过就算自己此时下车去找少年弄个明白,也不一定能找的到对方了。 

  不过就算真的有什么误会,也只是一个擦肩而过的生命过客而已,没必要计较太多,一想到这里,吴双又渐渐淡定了下来。 

  下车后,看着周围的陌生环境,谭菊秋不由得唏嘘不已,出师不利啊,好端端的两个浪漫邂逅,可结果却都这么悲剧。 

  一个是小偷,一声谢谢就把自己的全部家当带走了,好不容易又遇上一个,可她却硬要把自己当色狼。 

  谭菊秋看了看纸条上的地址,又不禁摇头苦笑起来,现在身无分文,又该怎么去找?眼看着天就要黑了,难道今晚真的要露宿街头吗?更关键的是自己还不认识路,就算想走路过去找,都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走。 

  忽然,谭菊秋在路边的一个二手手机回收店停下了脚步,立时就得意的笑了,自己完全可以把手机先卖了救救急嘛,等找到老田后,再从他那里借点钱重新买一个就是了。 

  既然自家老头子那么信任老田,想必他不会抠门到看自己饿死吧,一打定主意,谭菊秋立时就往口袋摸去,只不过当他手刚伸进裤子口袋时,立时就傻眼了。 

  此时的口袋早已是空空如也,哪里还有手机的影子?谭菊秋不由疑惑起来,先前坐了三十几个小时的火车,为了打发无聊,手机早就被玩的没电了,所以一直都放在口袋,根本就没有注意过。 

  不过在下火车之后,谭菊秋还记得手机在口袋,难道是公交车上那扒手?一想到这里,谭菊秋又不禁想到了那扒手推自己的情形。 

  “好手笔啊。”谭菊秋当即就感叹起来,先前那扒手推自己时,谭菊秋还疑惑过对方怎么就只有那么一点力道,现在看来他完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嘛,果然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现在手机没了,自然不可能继续去贱卖了,眼看着路边街灯接连闪烁起来,谭菊秋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了,又开始暗骂自己死脑筋,平时父母的电话号码都是存在手机电话簿里,以至于现在想打个电话回去求救,都变成了奢望。 

  苦恼的摸了摸额头后,谭菊秋简直有点欲哭无泪,忽然,谭菊秋眼前顿时一亮,看着无名指上的戒指陷入了沉思,脑海中又不禁浮现出一道身影来。 

  “罢了,罢了,现在都这个样子了,就算你仍不嫌弃我,可你们家又怎么可能还会接受我,既然如此,还是彻底断了吧。”谭菊秋苦笑着摇了摇头,轻轻的将手指上的戒指摘了下来。 

  在路边的一个金银回收店门前徘徊了良久之后,谭菊秋又将戒指放到了唇边思索了片刻,最终还是狠心做出了决定,迈步踏入了店内。 

  十分钟后,谭菊秋从金银回收店走了出来,手里多了十几张色彩鲜艳的钞票,脸上有着几分无奈,也有着几分自嘲,仿似生命里有什么东西忽然破碎了一般。 

  伸手重重的抹了一把脸庞后,谭菊秋的嘴角又扯出了一个难看的弧度,很多事情当断不断,必定会反受其乱,既然自己给不了她幸福,又何必固执的不松手呢? 

  平静下来后,谭菊秋没有再去等公交车,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就扬长而去,只留下淡淡的哀愁在原地经久不息的徘徊。 

  谭菊秋天生就是乐天派,尤其是在病后,医生一再强求他的情绪不能有太大的起伏,渐渐的,在外人眼里谭菊秋就成了快乐的代名词,似乎从来不知道什么叫烦恼一般,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能一笑置之。 

  “哎,大哥,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出租车在一条比较破旧的小巷停了下来,看着窗外落寞的环境,谭菊秋又不由质疑起来。 

  并不是谭菊秋看不起这破旧的环境,而是他实在不敢想象,在市中心如此繁华的地段,竟然还有这样一条破败的小巷。 

  “小伙子,这就是银辉花园啊,不会有错的,我开了二十多年的出租车,云城任何一条街道我都能闭着眼睛找到。”出租车司机拍了拍胸膛,不容置疑的说道。 

  “呃……那谢谢啦。”在确定地址没错后,谭菊秋也不好再说什么,付了车费后就果断下车了。 

  下车后,谭菊秋又不禁开始暗暗感叹起来,看来任何事都必须得眼见,才能为实,银辉花园,听名字无疑是一个堪称完美的地址,可这实际景象却着实让人有点无语。 

  小巷街道只有一米来宽,两边的房屋被岁月腐蚀的斑驳点点,几盏街灯有气无力的挂在半空中,泛着微弱的光芒,无声的俯视着小巷。 

  此时正是晚饭时分,淡淡的菜香从不少开着的房门口溢了出来,交织在一起,令人闻之就不由食欲大振。 

  街道环境虽然有点破败,可小巷却很干净,谭菊秋照着纸条上的地址逐渐向小巷深处走去。 

  走了一段距离后,谭菊秋终于在一栋房子前停下了脚步,仔细确认了一下地址没错后,一抹浅笑就在嘴角无声的蔓延开来。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