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纪违法官员对抗审查的三大套路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8-05 12:20

  有少数党员干部在观看警示录时,视之为规避监督、钻纪律空子的“宝典”“秘笈”。 

  全文1830字,阅读约需3分钟 

  观看违纪违法官员的案件警示录,原本是震撼灵魂的活教材,有些领导干部,却把它当成了猎奇看热闹,甚至从中总结“贪腐经验”。

  近日出版的《中国纪检监察》杂志报道:有少数党员干部在观看警示录时,视之为规避监督、钻纪律空子的“宝典”“秘笈”,反复揣摩、总结他人违纪行为暴露的教训,研究干扰、对抗组织审查的套路。

  那么,这些官员总结出了哪些对抗审查的“腐败经验”呢?

  报道中总结了三大套路:保持低调、装穷不露富;自我设限、只跟“信得过”的商人交往;隐身其中、寻找掮客“代言人”。

  新京报记者梳理公开报道发现,以上三大套路,确有不少官员用在了腐败行径中,但他们最终都难逃党纪国法的严惩。

  装穷不露富 

  说起装穷的贪官,最为人熟知的是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他平时骑一辆旧自行车上下班,穿的衬衣、裤子被评价“一看就是便宜货”,在开会或考察时,显得很“土气”。

  但其落马后,被曝出他的一套房子里,藏有2亿多元、重达1.5吨的现金。去年10月,他被判死缓,不得减刑假释。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还有几名装穷的贪官,比魏鹏远更为“艰苦朴素”。

  新疆吐鲁番地委原副秘书长曹培武就是一位。出生于陕西榆林贫苦农家的他,进入仕途三十多年,仍保持着艰苦朴素的习惯,身上一件棉布背心,穿了30多年都不扔,平时一日三餐从不吃肉。落马后,他仍自称“看到别人挥霍浪费心里就难受”。

  就是这样一名勤俭的官员,在临近退休前几年,受贿251万多元,于2015年3月获刑十年。

  2005年被判刑12年的重庆南川市五交化公司原经理金荣中,其贪腐金额总计164万余元。而据媒体报道,他和妻子经常拣亲戚的旧衣服穿,几十年一直住在职工宿舍,家里连像样的家具、家电都没有,甚至用报纸糊窗户。

  江苏省盐城市原人大常委会主任祁崇岳,一日三餐都是稀饭加馒头,长年穿着一身灰色布衣,日常生活“依靠”亲戚的救济。2000年11月,他因受贿300多万元,获刑18年。

  只跟“信得过”的商人隐秘交往 

  《中国纪检监察杂志》的报道称,有官员发现朋友圈太杂容易出事,就自我设限,只跟所谓“信得过”的商人隐秘交往、利益输送。

  例如已获刑15年的南京原市长季建业,据检方指控,1999年底至2012年下半年,他非法收受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132万余元。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季建业受贿的1132万元中,有1065万元来自于徐东明、朱天晓、朱兴良3名商人,占到受贿总额的94%,且行贿时间长达20多年。

  据检方指控,在1992年下半年,季建业便与徐东明相识。据报道,徐东明“嘴巴严,为人低调,深得季建业的信任”。

  在20多年的交往中,季建业先后为徐东明在职务调动、承揽项目、开发房地产、竞拍土地等方面提供帮助。

  类似的还有安徽和县公安局原副局长车长荣。2016年9月,车长荣因犯受贿罪、徇私枉法罪,被判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

  司法文书显示,车长荣从2003年3月至2013年10月担任和县公安局副局长期间,在案件办理、留所服刑、减刑及下属升迁、调岗等方面为他人谋利,收受他人财物46次,价值共计42万余元。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车长荣的46次受贿中,有17次为收受商人赵某的贿赂,且金额占到受贿总额的54%;赵某行贿的时间跨度,也涵盖了车长荣的整个任期。

  寻找“代言人”,自己隐身 

  《中国纪检监察》杂志的报道称,有官员自己不直接参与权钱交易,而是寻找“代言人”,利用掮客的关系网受贿。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由“白手套”在前台捞钱,把自己“隐身”幕后,是一些落马高级领导干部的“贪腐秘诀”。

  在薄熙来案的庭审中,薄熙来曾当面对质大连实德前董事长徐明。

  据济南中院直播的庭审记录,薄熙来曾问徐明:“你有没有给我说过小话,表示我给你办了这些事,支持你,你就给我什么好处?”“你对薄瓜瓜的支持,给他报销机票、信用卡、电动平衡车,跟我讲过没有?”“我曾经任何时候给你提过关于尼斯(别墅)的事没有?你对我提过吗?”

  徐明的回答,分别为“我没说过。”“没有。”“没有。”

  根据起诉书指控,2001年至2012年,徐明给予薄熙来的巨额财物,多为通过薄谷开来、薄瓜瓜行贿。

  其中经证据证实,薄熙来知晓薄谷开来用徐明的钱,在法国买了一套别墅。但这套别墅,产权并非直接归属薄熙来、薄谷开来或薄瓜瓜,而是在一名叫姜丰的女子名下“代持”。

  另外,通过“白手套”的受贿方式,在上述提到的季建业与徐东明的来往中也有所体现。季建业受贿的1132万元中,有910万元都不在他本人名下,而是委托给徐东明“保管打理”。

  贪腐1.35亿元的杭州市房管局原副局长张新,则有着多只“白手套”,他多年来往的房地产中介公司老板董一麟就是其中之一。据报道,有人给张新送钱时,张新不方便接受,便由董一麟出面接收、保管,需要用钱时,就找董一麟“划拨”。

  新京报记者 许腾飞 校对 王心

  值班编辑:一鸣 

  本文部分首发自新京报公号“政事儿”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