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君贺涵守得月开新丽传媒上市募资20亿能否如愿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8-03 22:16

  子君和贺涵的前半生故事落幕了,新丽传媒的上市大计才刚刚开始,他们想要,20亿。

  大军师司马取曹代之前还在等待孔明出场,当代东方营收4.5亿差强人意。

  当然不够,所以永乐影视机会来了,倒霉的后者已四次借壳失败。

  这个夏天,无数中国人在大屏小屏上疯狂追剧的同时,那些制造者们正在为资本市场痴狂。

  巨大的投入,不确定的收视和票房,摇摆的相关政策,还有一大批前期入股的重量级机构和明星股东,

  当太多的利益裹挟其中,当太多的对赌写上纸面,一出更大的戏响起了片头音乐。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作为《我的前半生》的出品公司,五年内第三次闯关IPO,只要能寻到急需资金解渴,亦愿意付出更多的时间成本从头再来排队。但较为复杂的股权关系以及与二股东光线存在的同业竞争和潜在关联交易,都将导致变数

  文 | 《投资时报》记者 孟楠

  相隔人潮涌动的马路,彼此对视一笑,罗子君和贺涵的百般纠葛终于拉下了大幕。不过,有些故事还远远没到“再见”的时候。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播放量近120亿的热播电视连续剧《我的前半生》,近日突然被《人民日报》评进影视“黑榜”:本应是独立女性的成长之路,却给观众呈现的仍是斗“小三”、和闺蜜抢男友的俗套桥段……而一同陪绑的还有电影《悟空传》。与前作情况类似—口碑不尽人意,票房却接近七亿元大关,这还是在遭遇上映前三天“零”特效版片源提前泄露尴尬情况下取得的战果。

  电影《悟空传》海报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两部大热作品背后,出现了同一家影视公司的身影—新丽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丽传媒”)。

  就如旗下作品剧情兜兜转转最终却总能迎来一个不落俗套的结局,该公司的上市之路同样跌宕起伏、反转频现:“苦等”上市5年,却面临“终止审查”的境遇,但距离“终止审查”仅过去不足两月时间,又第三次向证监会递交了招股书。该公司宣布拟登陆上交所,计划发行不超过5500万新股,拟募集资金20亿元,所募集资金计划用于补充影视剧业务营运资金项目。

  对比此前发布的招股书,新丽传媒此次申请IPO最大的变数,是募集资金总额由9.2亿元猛增至20亿元。

  招股书显示,本次募集资金到位后,所募资金将具体用于支付剩余影视剧业务所需款项及替换前期自有资金或者外部借款的投入。

  随着影视市场的环境逐渐向好,大投资、大制作、大明星已成为影视作品票房保障的三个标配。同时,导演、编剧、演员及其他主创人员薪酬屡创新高亦令出品方苦不堪言。对于新丽传媒而言,未来有10部电视剧和9部电影已在计划书上,强大的资金需求成为其五年内3次冲击资本市场的重要原因。

  然而除了迫切寻求资本市场的资金庇护外,新丽传媒的上市之路还面临着财务数据不佳及政策不明朗等多方面因素影响。子君与贺涵能走到一起吗?依旧是谜。

  上市之路充满不确定因素

  尽管一直有众多明星加持,新丽传媒上市之路难言顺畅。

  招股书显示,新丽传媒股东阵营中除了光线传媒和联想控股旗下联想之星等明星企业外,曾经由王健林掌舵的万达影视和“三万亿市值”公司的控制人马化腾控股的世纪凯旋亦作为投资机构出现在名单中。“大腕”参股影视公司已成为目前资本市场的新时尚,新丽传媒亦不例外,其中包括导演陈凯歌、演员胡军、张小童(张嘉译)、宋佳、黄怡(海清)和李光洁等。

  电视剧《悬崖》海报

  牌面好未必就一定能速胜对手。在经历《白鹿原》停播风波及旺口碑不旺收视的尴尬之后,2017年5月3日,新丽传媒因IPO“终止审查”站在了风口浪尖。不过,仅过了不到两个月时间,6月30日,新丽传媒向证监会进行了重新申报。这也就意味着前者在IPO闯关的队伍中将从头再来重新排队。

  据《投资时报》记者了解,新丽传媒此前主动申请终止的原因,是在IPO申报期间出现股权转让。据该公司招股书显示,2017年5月,该公司股东冯大树与其配偶张培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将其持有的0.0816%股权以200万元转让给后者,而转让价格亦为冯大树以发行人身份入股时的交易价格。转让后,冯大树将不再持有新丽传媒股份。业内人士称,原则上公司在IPO申报期间不宜再发生股权转让,如果发生,中介机构应重新履行尽职调查责任,撤回申请文件,办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和内部决策程序后重新申报。

  事实上,新丽传媒第一次出现IPO“终止”同样是因为股权转让问题。《投资时报》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和招股书后发现,2014年1月新丽传媒即申请终止IPO申请,并于当年6月30日再度披露招股书,重启IPO进程。终止原因有两点,一是2013年新丽传媒股东王子文(非演员)与光线传媒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将其持有的27.64%股权以近8.3亿元价格转让给光线传媒,后者由此成为新丽传媒第二大股东;二是后者入股之后,按照双方在行业内的竞争关系,无法完全规避同业竞争风险。

  《投资时报》记者同时注意到,新丽传媒此次递交的招股书披露的财务数据截至2016年年底,而目前A股部分上市公司已全部披露了一季报,大部分甚至披露半年报,6月份以后拟IPO公司提交的招股书数据日期,基本截至2017年第一季度。

  这期间或有难以叙说的隐情。据悉,2017年下半年新丽影视共有四个大制作项目《如懿传》、《妖猫传》、《我的前半生》和《悟空传》先后上映,这其中,郑晓龙执导、周迅主演的《如懿传》更被外界视作全年最大吸金作品。某种意义上,新丽传媒的财务数据一旦只截至2016年末,将很可能没有想象的那么靓丽。

  《我的前半生》剧照

  但两害相权取其轻,面对着庞大的IPO队伍,新丽传媒在相对逊色的财报和巨大的资金缺口,包括几位入股大佬的变现需求面前,必须做出一个选择,哪怕它并非“最优”。

  财务数据不尽人意

  既然决心已定,一些不好看的数字就得提前见公婆。最新招股书显示,2014年至2016年(下称“报告期内”),新丽传媒营业收入分别为7.45亿元、6.56亿元和6.55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为1.29亿元、 8657.34万元和9075.51万元。而除去净利润和营收不稳定增长外,新丽传媒净利润中很大部分来自于政府补助,包括影视文化产业发展专项基金、影视剧奖励款等。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招股书进一步显示,新丽传媒报告期内的政府补助为5369.80万元、4019.85万元和3514.65万元,占当年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30.59%、25.36%和16.85%。虽然依赖度逐年走低,但占其净利润的比例则始终未低于38%。

  同时,新丽传媒现金流方面颇为紧张。该公司2014年和2015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0.25亿元和1.53亿元,2016年降至61.58万元。而其2011年至2013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始终为负值。

  《我的前半生》剧照

  “存货过高”是新丽传媒目前现金流紧张的原因之一。招股书显示,2016年新丽传媒存货高达11.4亿元,占流动资产比例达53.33%。据存货明细内容显示,79%的存货均是在产品,即正在制作中的影视作品。新丽传媒称,2016年存货剧增主要为公司正在拍摄中的电视剧和电影投入较大所致。但对于一家影视公司而言,特别是产品金额较大的存货,一定程度上也放大了作品审查风险和市场风险对公司业绩的影响程度,还涉及到前期的巨大投入和后期票房、收视率不对等等问题。

  此外在报告期内,新丽传媒的存货周转率分别为0.77次、0.63次和0.44次,远远低于同期同行业可比公司的0.98次、1.72次和2.38次。

  新丽传媒资产负债率也远高于同行可比公司,且在报告期内不断走高。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新丽传媒合并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4.15%、52.35%、62.03%,而同期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平均资产负债率分别仅为30.47%、37.84%和40.53%。新丽传媒称,造成公司资产负债率偏高的主要原因为公司在快速扩张中依靠债权融资解决营运资金缺口。

  如此看来,募资总额提高才能缓解新丽传媒的资金压力,同时美化各项财务指标。

  业内人士表示,进入2016年之后的政策强监管时期,监管层对于影视娱乐类公司融资方面的政策逐渐收紧,对于IPO审核也逐渐趋于严格,新丽传媒的上市之路还很漫长。除此之外,频繁拦路的股权问题以及与光线传媒的同业竞争及关联交易等问题也仍然充满不确定性。

  《我的前半生》中贺涵告诉子君,他不介意配偶的过去,不存有丝毫偏见,只要是爱情里的那个人,就会娶回家。现在,轮到中国资本市场做出一个决定:你愿意娶新丽传媒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